首页 >汤羹

冷香斋尽付笑谈茶话

2019-03-05 18:57:01 | 来源: 汤羹

词曰:

滚滚茶炉三沸水,涛声淘尽世情。色香味触转头空,茶心依旧在,几处兰香浓。

白发渔樵络上,评说雅颂词风。一瓯香雪喜相逢,古今多少事,尽付笑谈中。

世间有好茶,唯清心淡泊之人饮之;世间有好诗,唯慷慨多情之人读之。今日看电视剧《三国演义》,听曹孟德横槊赋诗,慷慨激昂,起我忧思,因而煎水瀹茗,以消此情。

“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。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。慨当以慷,忧思难忘,何以解忧,惟有杜康……皎皎如月,何时可辍。忧从中来,不可断绝。”悲壮的歌声和着凄婉的箫韵,几乎使我落泪。苦茶和尚评曰:冷兄自是性情中人。

史书、小说类皆称孟德为奸雄,后人因之,特别是罗贯中的“三国演义”,更是家喻户晓,于是人人皆知孟德为奸雄。闲时观东汉文学,首推曹氏父子为第一,而孟德之诗尤为沉郁悲壮,慷慨激昂,如茶品中之午子绿茶,香深味老,余味无穷。反观东吴、西蜀文字,如冬日行荒原上,满目了了。观孟德之诗,孟德之为人可知。“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但为君故,沉吟至今……山不厌高,水不厌深。周公吐哺,天下归心。”其胸怀抱负若此,宜成就大业。

“演义”中孟德的扮演者鲍国安,很获好评,但我以为三位英雄霸主中毕彦君扮演的刘备也不同凡响,可惜竟无人提及。同样,由古典名著改编的电视剧《红楼梦》,扮演贾母的演员演技也很好,演活了一位通晓事故而又亲切慈祥的贾府老太太,竟也无人提及。世人眼里只有曹孟德、王熙凤、贾宝玉、林黛玉,竟无有贾母、刘备,深以为憾,故附记于此,代为不平之鸣。(1997年7月30日)

后人评论建安文学,说它慷慨多气;后人评论陈子昂诗,也说是慷慨多气;司马迁在《史记》中写道:“燕赵间多慷慨激昂之士。”苦茶和尚评曰:《史记》中无此语,恐冷兄失之粗疏。这里的慷慨激昂之士也就是慷慨多气之士的意思。

正因其胸中有一段英雄豪气,慷慨悲歌,壮怀激烈,才会流露出真性情、真本色,虽然其人其事已于几千几百年前烟消云散,但其胸中一段英雄豪气,却与天地日月共存,不因山河变更而少改,一直激励着后来的慷慨激昂之士。正如茶人饮茶一样,茶香茶味虽然早已烟消云散,但一种茗茶特有的氤氲之气,却一直徘徊于五脏六腑间,久久不能消失。

饮铁观音茶,有这样的感觉。

看三国演义,也有这样的感觉。

看三国演义,不能不感动,看刘、关、张桃园三结义,不能不感动,看刘、关、张生离死别之情,尤其不能不感动。“人生感意气,功名何复论!”已记不清这是那朝那代那位诗人的诗句了,然而每当我吟诵的时候,常常有动于中,感慨系之。纵观刘、关、张三人,一柔中有刚,一忠义神武,一勇猛过人,但三人却能生死与共,不求同年同月生,但求同年同月死,不因富贵而易心,不因权势而变节,不因时事而稍稍疏远兄弟间的情义,虽然只是小说家言,但人人读之而不疑,信之而不易,足见人性中自有善良的一面,但因为环境和时势的缘故,这善良的一面大都被遮掩起来,只流露出另一副狰狞的嘴脸……

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吾缨;沧浪之水浊兮,可以濯吾足。人世间的事情大抵如此,这时候再回想当年刘、关、张三人的桃园结义之情,不禁使人倍感惆怅!

佛说《般若波罗密多心经》道:“舍利子,是诸法空相。不生不灭,不诟不净,不增不减。是故空中无色,无受想行识,无眼耳鼻舌身意,无色声香味触法……无苦集灭道,无智亦无得。”既然一切皆空,如镜华水月,如露亦如电,又何必为这些“假语村言”感慨和惆怅呢!

冷香斋尽付笑谈茶话

胸中有大不平,可以剑来消;胸中有小不平,可以酒来浇;胸中慷慨多气,唯有以茶来销。茶要苦茶,水要滚水,热汤苦茗,方能快人心意!

本来想烹点屯绿茶,可惜没有滚水,而且茶也是去年陈茶,气味萧索,因此烹点铁观音茶,聊销我胸中一段磊落之气,并记。(1997年8月3日)

苦茶和尚评曰:我冷兄亦慷慨激昂之士也!读其文,如见其人,如饮其茶,山僧亦快意不少。

yefeng

猜你喜欢